点点星光

【原创】冷冬【中】(虎明/吃醋梗/豪鬼)

蕗草田:

冷冬(中)


 


 


 


  他们共有的记忆凝于稻妻町的上空,被星星点点的雪花打湿,飘飘悠悠的雪花撒在河川敷的道路上,落在银镜一样的河水中。


  


 


  不动在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冬花让她带些药来的时候,响起了清楚悦耳的门铃声。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床上支起了身子跑向了玄关,脑中除了兴奋就是苦恼如何装作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终于来了,可恶,才不会原谅你呢!


 


  如此小声念叨着,但是嘴角却无法抑制的向上勾。


 


  急匆匆的打开了门,印入眼帘的人却像一桶凉水泼了他一身,刚才的激动已全然消失不见,情绪反而更加的低落了。


 


  “你来干什么?”不爽的眯起眼,身体太过劳累只好侧着身扶在门框边,月牙灰色头发的男人呆愣了几秒,本想一上来先寒暄几句却见对方是这副模样,严肃的问道:“你发烧了,怎么回事?”


  “没什么。豪炎寺,你有事吗?”偏了偏头,示意眼前的人进去。


 


  按不动的性格,估计也是问不出什么来了,豪炎寺将红色的围巾解下往不动脸上一丢。“有病啊!?”


 


“有病的是你,不仅身体有病,脑子也有病。”


 


“你说什么,好大的胆子!”


 


  “大冬天穿这么薄的睡衣,常识呢?”


 


  果然这个人超级讨厌!!!不动气的粗暴的把围巾又甩豪炎寺身上,然后一点也没有主人接待客人的样子,自顾自的快步走回卧室往被窝里一钻睡觉去,而豪炎寺则是看着乱七八糟的房间纠结从哪下脚好。


 


 


  不动病的太明显了,脸烧得通红,碰都不用碰都知道肯定烫的厉害。


 


  最近都没有不动的消息,想起那一天,鬼道挺担心的,所以豪炎寺才会来看望他,结果真是中头彩了。


 


  不着急进不动的家门,豪炎寺犹豫再三还是打算打电话给虎丸,毕竟他可不想收拾这样的屋子。


  “喂,豪炎寺桑?”


  “不动发高烧了,我现在在他家。”


 


  听到这消息简直如五雷轰顶,急的虎丸差点叫出来,但是想起他们两个现在这样尴尬的情况,还是硬生生的把担心询问的话语给噎在了喉咙里,不过还是耐不住,顾不上什么脸面,甩下一句“我马上就来!”便挂断了电话,随便拿了件外套就往外跑,响起了什么又拨电话给豪炎寺:“豪炎寺桑,叫不动桑换好衣服,我要带他去医院。”“好。”


  豪炎寺小心翼翼的踮着脚走进了不动的卧室,而躺在床上的人因疲惫而睡的很沉,豪炎寺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不要打断他的睡眠好了。


 


 


  虎丸赶来时先是对一地杂物汗颜了一下,然后就是看到了一手拿着衣服一手搂着熟睡中的上半身赤裸的不动的豪炎寺。


 


  什么啊,这种感觉……超不爽。


 


  “他睡着呢,你来帮他换吧。”压低了声音,豪炎寺面无表情的看着虎丸满脸不开心的接过了不动。


  体温高的他都快心碎了,看着思念多日的爱人雪白的额头布满了细细小小的汗珠,久违的睡颜却满是痛苦,看得他的心一揪一揪的。


  不动桑,即使是生我气也请好好照顾自己啊……


  心疼的看着不动病怏怏的模样,虽然不是自己造成的,但是虎丸还是自责的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


  眼看虎丸就要开始自我检讨,豪炎寺虽不想打扰小情侣调情,但是现状实在不允许,只好提醒道:“快送医院去吧。”


  这才反应过来了的虎丸赶紧抱紧了不动,反身把他背起,心中有说不清的郁闷。


 


  即使是豪炎寺桑也不可以……


 


  这种想法连虎丸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豪炎寺桑明明是好心,我怎么可以……


 


  看着一向对自己充满崇敬的虎丸现在却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豪炎寺明白了什么,笑了起来,虎丸一脸茫然。


  “知道他的感受了?”


 


  这是什么意思……


  啊!


  难道说……


 


  感觉心被提到了嗓子眼,呼吸困难。


  你曾经就是这种感觉吗?不动桑。


  把不动安置在后座上躺好,虎丸好几次都想把油门踩到底都被市内的车辆所阻拦,急的他这样好脾气的人好几次都想骂脏话,副驾座上的豪炎寺尽职尽责的跟鬼道汇报情况。


 


 


  马上就到了,马上就到了。


 


  他真的知道了什么是度日如年。


 


  “可恶!”偏偏在最后一段路上堵了车,这密密麻麻的样子不等个四五十分钟根本不可能。几乎是想都没想,果断的开了车门下车,把不动背起费力的跑了起来。


  虎丸的体力即使是在足球队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可是背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男人也是很辛苦的。颠簸的厉害,不动难受的哼哼,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 


 


  身处大街上还被这样背着,不动不明情况的瞪大了眼,他先是怀疑自己睡糊涂了,但是太过真实的感觉使他打消了这个想法。


  啊,即使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豪炎寺那个混蛋。


 


 


  真奇怪啊,明明自己烧得厉害,却还是举得这个人无比温暖,不动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情不自禁地贴禁了坚实的后背,手圈住宽厚的肩膀。


  很……安心。


 


  以为不动凑近了自己是因为冷,已经大口喘气了的虎丸再次加快了速度,雪花在棉袄的帽子上留下点点水渍。


 


  终于到了。


 


  虎丸腾不出手来擦汗,早已发麻到没有多少知觉的脚勉强的迈着步子。


 


  医生说不动没有什么大问题,打两针吃些药就好了,不动现在这样完全是饮食失调的结果,虎丸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而不动则是偏过头去不看他。


 


  豪炎寺姗姗来迟,见就剩夫妻双双把家还了觉得自己太过多余,把虎丸的车钥匙还给了他,知道虎丸想送他但是也想好好陪着不动,豪炎寺自然不可能麻烦他了。


 


打点滴途中两个人什么也没说,结束后不动乖乖的跟着虎丸上了车,却还是不看他,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虎丸烦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为难的不停叹气,终于还是开了口。


 


  “那天…抱歉,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但是我觉得你也懂,我们之间并不是……”


 


  “闭嘴。”


 


  “不动桑我…”


 


  “叫你闭嘴。”还开着车,不动丝毫不顾危险直接就扯过虎丸的领子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反正就算下地狱还有你陪着我。


 

评论

热度(19)

  1. 点点星光蕗草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