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星光

【原创】冷冬【上】(虎明/吃醋梗/豪鬼)

蕗草田:

很喜欢飞鹰。


一直想写吃醋梗,这次终于下笔了…!


哎呀小年轻就是有活力❤


虎明超可爱超可爱超可爱!


 


 


  CP:宇都宫虎丸×不动明王


  【注:有少许豪炎寺修也×鬼道有人


  OOC有雷有,慎


 


冷冬(上)


 


  有阳光还感觉冷的冬天。


 


  大雪过后世界一片洁白剔透,屋檐上盖了层层积雪,人行道上满是乱杂的鞋印,早已无法辨别是谁人所留。


  不动明王觉得这个冬天异常的冷。


 


  就在一周前,他和他的恋人吵架了。


  宇都宫虎丸,温柔开朗又活泼、善解人意——可以说是和他完全相反的一个人,为什么会爱上他,他又为什么会看上自己,这个蠢蠢的问题他想了十年还是没能够明白,不过这并不重要。


 


  他们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过面了,因为那次口角。


 


  一直顺着自己,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那个人,只要自己稍微不开心就会乱了手脚急于讨好自己的那个人,总是不顾自己反对硬是要粘着自己的那个人……这次没有追过来。


 


  不动叹了口气,看着被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家,一点点想整理的心都没有。


——打扫这种事,一直都是由虎丸来做,他已经几年没做过类似的脏活了。


  


  这个家也很久没有回来过了,这个一个人的家。


 


  明明以前一直都是一个人的,但是为什么还会感到不适应?


  是从何时起,身边有了他的……?


 


  打电话问候完父母,好像也没有什么事可做了,明日还要看着小鬼们训练,累倒是不累,就是有时候着实看着急。


  解下皮筋,褐色的长发散开来搭在双肩,扭开了龙头才想起自己忘记烧热水了。


  ——这种事平时也是由虎丸来做的。


 


  算了吧。他这么想。


 


  黯淡无光的眸子看着浴缸中的水面线越升越高,冷水在冬天里格外寒冷刺骨,但是不动却眼都没眨一下,脚尖刚浸入水中时身体生理性的颤抖了一下,接下来便是不带丝毫犹豫的全身没入。


 


  好冷。他这么想。


 


  他有一个关系不怎么好的好朋友,因为某些原因。他们并肩作战赢得了FFI的冠军,他们在同一个绿茵场上奔跑,他们在同一个操场上挥洒汗水,他们跟随同一个队长,他们听命于同一位监督。


  本应亲密无间。


 


  飞鹰征矢。


  上进,勤劳,善解人意又强大的存在,就像太阳一样散发出炽热的光火,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好男人,即会做家务也很贴心的会与他人谈心……比起整天要么皱眉头要么就坏笑而且什么事也不做还老是指使人干活的自己,真是完美太多了。


  也正是因为是在这样的人的面前,他才会那般焦躁。


 


  高傲的他才会那般……不自信。


 


  说起来,一直一个人走过来的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懒散的呢?


  啊……


  因为那个人把他宠坏了啊。


 


  “飞鹰桑好厉害啊!”


“飞鹰桑做的果然超美味,比上次的还好吃哦!”


  “飞鹰桑,酱汁沾到脸上了哦!”


 


  烦,烦,烦。


  给我闭嘴。


 


  “飞鹰桑,奶油沾到嘴角上了啦!”


  “哎?哦…”


  虎丸伸出手想帮对方抹去却被抢先了一步,两手相碰。


 


  “哐!”拳头与桌子相碰撞发出刺耳的响声,桌子的振动抖得正在吃拉面的鬼道被溅了一墨镜的汤汁,刚想炸毛,就被坐在旁边的豪炎寺给拽了一下才发现不动的脸黑的吓人。


 


  所有人都懂,唯独当事人不懂。


 


  “怎么了不动桑?吓我一跳…”虎丸人畜无害的眨了眨眼睛,无辜的看着不动。


  “我累了,要回去了。”


 


  今天是传奇闪电日本久违的聚会,虽然平日里多多少少都会碰面或者相约进餐什么的,但是这次是全员到齐聚在雷雷轩,就像当年一样。


  还是那些人,还在这个地方。叙旧也好,谈未来也罢,相互应该是有说不完的话。


 


  所以,中途退出什么的相当于不给其他人面子,十分的失礼。


  虎丸皱了皱眉,完全不懂不动突然整的是哪出,虽然知道自家恋人比较随意,但是这种场合下一点也不正常。看不动站起身了赶紧阻拦:“不动桑累了就趴一会吧,马上就结束了,而且饭还没有吃完呢,飞鹰桑做的很好吃……”“烦死了,我说了我累了!”蓦然提高的音量使一切小声一轮都戛然而止,虎丸根本不懂他生的什么气,突然这么凶,困惑的看着不动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飞鹰见状不妙赶紧上来圆场,弱弱的对虎丸说:“不动累了的话就让他回去休息吧,没事的……”“我们说话有你什么事?”不动翻了个白眼,一点也不客气。


 


  气氛更糟糕了啊啊啊!!!飞鹰在心中呐喊着。


 


  “啊啊,我知道你想我赶紧走,正巧,我现在就走。”


  “不动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但是请你不要随便迁怒于他人,太过分了。”


 


  平时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人偏偏在这种时候跟自己对着干,不动气的恨不得在那莫名正直帅气的脸上打几拳。


  烦人烦人烦人,混蛋你沾花惹草居然还敢批评本大爷?迁怒?我才没有,就是你们两个害的我这么烦躁啊!


 


  不动和飞鹰在过去就曾有过过结,那时飞鹰还是一个足球初心者,不动那脾气便嘲讽了他几句,这都是往事了,飞鹰的努力、成长与强大不动都看的很清楚。所以说只有虎丸那个笨蛋会觉得现在不动生气并迁怒于飞鹰是因为他们关系不好。


  看着虎丸义不容辞地挡在了飞鹰前面,不动有说不出的失落。


 


  快来粘我,你不是最喜欢粘我了吗?!


  为什么为了他跟我生气啊,笨蛋笨蛋笨蛋!


 


  心中的那团火越烧越旺,将周围被吓得目瞪口呆的円堂和璧山完全无视,咂咂嘴笑道:“飞鹰桑~你我曾经都是不良,不如说我现在也是,当这么多人面抢我的东西,不给我个面子这样好吗?”


 


  ……到底是谁不给谁面子,话说抢东西?我做啥了…小两口的家事为什么要扯到我啊!?飞鹰抹了把汗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吧,看来某人也是迟钝的不行。


 


  “说话啊。”


 


  “不动,够了。”看不下去了的鬼道还是没忍住发话,而虎丸的脸色更差了。


  “不动桑你在说什么,大家都在这里看着呢,飞鹰桑什么也没做啊,这么失礼,快向飞鹰桑道歉。”


  广捂了捂额头,虎丸这个傻瓜……十年了,不动温和了不少,这要是在原来,早气急败坏的一拳招呼上去了。


 


  当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不动真的是生气了,飞鹰果断决定不要插手这件事避免被误伤,円堂上前一手一个把两人的肩一搂企图缓和气氛,不动却一点不留情的一把推开了他,愤愤离去。


 


  好淹死不停地用眼神示意虎丸过去追,可无奈他连看都不看一眼自己。


 


  天啊,两个都是笨蛋啊!!!


 


  中途发生了这样的事毁了每个人的兴致,不过大家都知道这只是甜蜜的误会便也没再多想,嗯,只有虎丸不知道。


 


  在散会的时候虎丸对飞鹰深深鞠了一躬,说是替自家恋人道歉,飞鹰连忙挥挥手说自己混过黑道,怎么可能在意那种小事。


  豪炎寺为自己后辈那低的可怜的情商抹了把脸,把他拽过去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音量道:“不动为什么生气?”


“我不知道。”


“笨蛋,是因为你。”


  “我!?”听到这里虎丸一下就加大了分贝,脸上写满了惊讶。


  “我怎么了?”


  “这个你如果不自己想通,谁也帮不了你。”


  豪炎寺说完便扭头跟在旁抱胸等待的鬼道一起离去了,头也不回,只剩虎丸一个人云里雾里的。


 


  回到两人的家中,并没有不动的身影,虎丸想打电话给他却又硬生生停下了想拿手机的手


  因为我……?


 


  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头疼到不行,自己居然睡着了,而且是在大冬天的盛满凉水的浴缸里。


  原来太累的时候也曾在洗澡时睡着,只不过每次睁开睡眼都会发现自己是在温暖的怀抱中,厚实的棉被下。


 


  要生病了吧……不动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果不其然,第二天不动发高烧,一点力气也没有的卧病在床。


 


  已经习惯了生命中有那个人的呵护和照顾了,仅仅是一个星期自己就成了这副狼狈模样。


 


  可悲。


 


  他甚至没有收到一个来自那个人的电话。


 


  不动桑肯定是回自己家了。虎丸百般无赖的趴在自己与不动的床上。


 


  双人床,一个人。


 


  床单、被子、枕头上都有自己日思夜想的人的味道。


  虎丸把脸埋进被子里,深吸一口气。


  不动桑现在在做什么呢?出门有带好钥匙吗?有没有好好的吃饭?不动桑……


 


  满脑子都是他。


 


  快回来吧,不动桑,我做错了什么的话批评我就好,我会改的,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太坏了。


 


  虎丸抱着被子无力的望向窗外。


 


  不动身体烫的厉害,他近乎绝望的看向窗外。


 


  又开始下雪了。


 


 

评论

热度(15)

  1. 点点星光蕗草田 转载了此文字